搞机播报:微信公众号代运营&代排版 // 搞机爱好者交流群开通啦(368706474)~搞机爱好者交流群

拉里·佩奇:“要做得更多”

Google YounG煬 620浏览

wenhao

 

去年 的进步有目共睹。“神秘实验室” X 旗下的 Glass、自动驾驶汽车项目曝光,为这家倡导“不作恶”的科技公司更增添理想主义色彩。而大受欢迎的 Nexus 4 ,也为 赚足人气。

根据 Steven Levy 的采访,佩奇积极参与设立 Google X。当时施密特仍担任公司的 CEO,而佩奇则是产品总裁。现在,一些 Googler 想知道佩奇是否因为团队利益而牺牲了自己,承担许多 CEO 沉闷的工作,因为很显然,他在 Google X 里忙于那些划时代项目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。

Google 早期雇员 Douglas Edwards 在《I am feeling lucky》中说佩奇是个很强势的人,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这个世界拖慢他的脚步。对 Google 了解很深的 Steven Levy 则说他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,目光总是看到十年或二十年之后。Google X 的设立不是偶然。

从商业角度考虑,一家公司的收入不断向研发倾斜,处理不当会影响公司的盈利表现,毕竟技术的发展充满了不可预测性。想一想当年发明第一台个人电脑的施乐 PARC 研究中心吧,它的技术成果奠定了 IT 行业的基础,却没有转化为商业收入。对于 Google X,投资者难道不会感到担忧吗?对此,佩奇的回答是:

投资者们总是担心:“啊,你们花了太多钱在这些疯狂的点子上了。”但那些事情正是他们现在感到最兴奋的——比如 YouTube、Chrome、Android。如果你不能做一些疯狂的事情,那么你就在做错误的事情。

如果你能够做到的最好事情是打败那些与你做同样事情的公司,那么你的工作怎么能够激动人心呢?这就是许多公司缓慢衰退的原因。他们倾向于做些自己从前做过的事情,进行一些小的变动……但是增量改进肯定会随着时间而变得过时。特别是在科技方面,一个你知道会有非增量改变的地方。

主导 Google Glass 开发的 Astro Teller 想象了一下,如果他驾驶一个《神秘博士》里的时空机器开进佩奇的办公室,佩奇的表现不会是“惊讶”,他反而会问,“为什么这东西还需要插上插座?”Teller 说,实际上佩奇仍然感到开心,也对团队的工作感到骄傲,但他就是那样的人,“永远有更多的工作可做,而且他一直专注于下一个可重大突破的领域。”

我觉得世界上有这么多的机会,可以用科技改善人们的生活。在 Google,我们在这方面大概只攻克了 0.1%。所有的科技公司合起来只攻克了 1%。这意味着 99% 的领域仍是“处女地”。

不过,社交一直是 Google 心中的痛。力求创新的佩奇似乎并未重新发明社交网络,自然也谈不上动摇 Facebook 的地位。佩奇态度是乐观的,“我们的成功不需要别的公司失败作为铺垫”,“我们的产品被许多竞争对手所复制,所以还不错。”

在采访当中,Levy 用“登月”来形容 Google X 的创新气质——这不是没有来源的,此前 Google 举办了 Solve for X 论坛,目的就是找出当年“登月工程”那般解决“重大问题”的技术。

佩奇相当坚信未来 Google 仍然能够保持创新的基因。他强调从员工数量来看,Google 仍然是一个中型的公司,而且团队文化也保持者活力。最显著的例子是,每周的 TGIF 依然运转良好。“这个流程在我们目前的规模仍然运行良好,我确信当我们的人数达到一百万的时候,同样可以很好地运转”。所谓 TGIF,就是每周每名员工都可以直接向佩奇、布林问问题,或是交流想法。

当然,Google 或许不需要那么多员工。他的意思是说,即使公司人数增加,仍然可以保持创新精神,“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,我希望看到公司做更多的事情——不只是做些别人做过的事情,而是一些新的事情。”

关注搞机爱好者微信公众号

搞机爱好者微信公众号

转载请注明:搞机爱好者 » 拉里·佩奇:“要做得更多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