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机播报:微信公众号代运营&代排版 // 搞机爱好者交流群开通啦(368706474)~搞机爱好者交流群

新旧诺基亚,在失落与荣光之间

诺基亚 YounG煬 598浏览

nokia-hq

 

之前埃洛普接受 CNET Roger Cheng 的采访,称诺基亚最大的变化是“具备挑战者的心态”。然而,仅仅对一个人所进行的采访,所得出来的结论未必是全面的,也未必是正确的。

Gartner 的分析师 Carolina Milanesi 称,“他们(诺基亚)已经与昨日相比,显然是一家不同的公司了。他们不过是旧公司的一片影子。”

这是真的吗?跟随 Cheng 的脚步,看看诺基亚的员工们,到底有何看法和感想。

“新”公司

芬兰冬天的天气灰蒙蒙,有说不出的阴沉。但令人惊讶的,与天气所反映的情绪相反,Cheng 在诺基亚看到了“正能量”,员工们对搭载着 Windows Phone 8 的 Lumia 920 和 820 手机充满着自信,他们认为这部手机提供了很酷的特性,而且终于让一些消费者改变了看法,重新回归诺基亚的怀抱。

至于员工们对埃洛普的看法?他们认为新 CEO 已然改变了公司的文化,变得更加果断与明确。对于从康培凯时代走过来的“老人”来说,埃洛普为公司注入了新的感觉,就好像他的口音,将诺基亚读成“noe-kia”而不是传统的发音“knock-ya”。埃洛普在开发 Lumia 机型,他将工程师的角度带到项目中去。与以往的诺基亚 CEO 相比,他更加深层次地介入到产品的开发进程中。

在埃洛普的推动下,诺基亚比以往的速度更快。

乐观的高管

诺基亚内部的情绪转向乐观,但仍旧掩盖不住公司财务状况正在恶化的事实。有人说科技公司两个最糟糕的时刻:第一、当它建起宽大敞亮的总部时;第二、当它不得不把总部卖出去,并称公司在房地产没有业务时——本月初,诺基亚以 1.7 亿欧元的价格将公司总部出售给软件咨询公司 Exilion。

诺基亚的高管们对公司的看法是怎样的?Cheng 采访了工业设计主管 Stefan Pannenbecker,“在我的团队中,我们只关心消费者到底喜不喜欢这款产品。可能这一季度是诺基亚最棒的一季,而如果我不觉得产品令人激动,我也不会去关心。”不过,最近一段时间,诺基亚的产品似乎“叫好不叫座”的情况居多,面对这个事实,Pannebecker 的观点并没有发生动摇,依然坚持好产品最终会获得胜利。

负责 Lumia 920 屏幕的高级技术经理 Jussi Ropo,从诺基亚总部所在地 Helsinki 差不多 70 千米以外的 Salo 赶来。四年前,Salo 建立了许多工厂,不过很多生产已经转移到海外,而今年 6 月,当地的工厂更是彻底关闭了。不过,Ropo 带来不同的画卷,他说“当然,看到人们从生产线上离开,我们也会感到悲伤。不过,当人们看到(Lumia 920/820)时,他们又开始逐渐相信和感到自豪。”

金融与法律业务的 Ulla James,在诺基亚呆了 27 年。她加入诺基亚之时,公司正从造纸业务拓展到其它领域,十分艰难。公司甚至一度考虑出售刚刚萌芽的移动手机业务。由于工作压力大,以至于当时公司的 CEO Kari Kairamo 自杀。James 说,“我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情景。继续用自己的方式工作,直到这一循环过去。”

不同以往的做事方式

埃洛普称,诺基亚最大的变化在于“更多地具备挑战者”的心态。然而公司内部,具体情形是怎样的?一年半之前,诺基亚配件部门的领头人 Hans Henrik Lund 极力主张为 Lumia 920 增加一项关键的功能——无线充电。

在诺基亚内部,为手机增加无线功能没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。多年来,诺基亚在 NFC 上面耗资无数,但并没有更加实质性的进展。

在一次会议上,Lund 邀请了 16 名工程师、设计师以及公司高管,包括负责公司智能手机业务的 Jo Harlow 出席。在会议上,他直接问,“你们打算成为吊车尾?”当时工程师们称,给手机增加无线充电功能会增加产品不必要的复杂度。辩论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。最后,Harlow 点头同意给 Lumia 920 增加无线充电功能。

回忆起那一刻,Lund 的感觉特别的好。“若是回到诺基亚巅峰时期,无线充电技术很容易就被否决了。”

与诺基亚合作的 AT&T 也感受到公司的变化,“过去,诺基亚有着良好的意图,以满足我们的需求,但他们从未打算超过我们的期望。我注意到,是埃洛普令公司发生了变化。”

从 Lumia 920 的宣传中可以看到这些变化,诺基亚投入了更多的力量去培训运营商以及零售店里的销售人员,并积极利用数字媒体,成为话题。在美国地区,Lumia 920 是 AT&T 假期销售的旗舰机型。AT&T 对 Lumia 920 感到十分满意,负责公司移动部门的 Ralph de la Vega 说,只有 Lumia 920 “为我们做得非常好”。

过去的诺基亚

从前,诺基亚是芬兰地区的骄傲,直至现在依然是该国家中人员规模最大,价值最高的公司。当时的诺基亚里面有许多分支项目,也许多了点。2010 年离开诺基亚,并创办一家移动健康初创公司的 Stephen Johnson 说,“以前有很多不同的项目,但缺乏如激光般的聚焦。”

比如说 N-Gage,它糅合了移动通讯设备以及掌上游戏设备的特征,外型就好像放口红的盒子。这还是第一个支持 NFC 的设备,但一直没能得到多少人的关注。

从前诺基亚内部文化有奇怪的因子,既有对 Symbian 坚定不移的支持,又有审批机构以及大量会议,表现得十分审慎。曾经在诺基亚待了 11 年的 Att Lahtiranta 说,“如果你想干点什么事情,需要通过 150 个人的审批,而中间的任何一个,都可以叫停你的项目。整个组织的结构就是为了不要犯错。”比如说 PureView 808 手机里所使用的摄像技术,六年前就已经开始开发。

诺基亚与芬兰

诺基亚的衰退对芬兰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公司不断进行裁员,失业人员变得越来越多,当地政府一直为失业者提供就业培训以及援助,其中 60% 离开诺基亚的失业者得到了工作或是“解决方案”。负责 Espoo 城市经济与商业发展的 Tuula Antola 说,芬兰正在投资教育领域,并为培育更多初创公司,希望能够重复 Rovio 以及 Supercell 的成功。“我们不打算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。在生态系统里,拥有多个体型较小的竞争者会较为健康。”

由于芬兰的教育较好,人才济济。一些国外公司因此而被吸引,比如说日本的移动游戏开发公司,以及中国华为。后者在 Espoo 设立了机构,招募人才专门研究 Android 以及 Windows Phone 的用户体验问题。

对于诺基亚的未来,想重拾往日荣光,可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。不过,诺基亚的环境已经在改善。在 Helsinki 的一部车上,司机告诉 Cheng,他有一部 iPhone 4,正打算升级,升级对象包括 iPhone 5 和 Galaxy S。不过,在过了一分钟后,他又说自己会考虑 Lumia。“我听说,他们变得好一些了。”

关注搞机爱好者微信公众号

搞机爱好者微信公众号

转载请注明:搞机爱好者 » 新旧诺基亚,在失落与荣光之间